欢迎访问石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!

企业文化

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>> 正文

我的农村汉子父亲

发布时间:2020-09-08 18:53:57     阅读次数:      分享到:  


俗话说,人生有三苦,打铁撑船做豆腐。不错,我的爷爷是做豆腐的,我的爸爸也是做豆腐的,按理说,我应该也是做豆腐的。可是随着我呱呱坠地后发出第一声清脆的啼声开始,父亲寄希望在这第三个孩子身上的豆腐梦也随之破灭了。是的,又是一个女娃娃。为此,父亲和母亲的争吵不管起因是什么,最后的结论都是落在了家里没有男娃娃这唯一的遗憾上,在父亲他们一辈,家里没有男孩,很容易被别人看不起,但是父母之间无论怎样争吵,从来不会波及到我们这几个孩子身上。

著名的心理学家格尔迪说:“父亲是一种独特的存在,对培养孩子有一种特别的力量”。我的父亲文化水平不高,给予我们的家风传承似乎也没有什么高大上,用我父亲的话说:咱是地道的农民,咱凭劳动挣钱,不偷不抢,光明正大,做什么事咱都可以挺着胸膛。也是因为长期在这样的教育下,我们姐妹从来没有受过什么委屈,纵然我们从小都知道家里没有男孩是父亲这辈子最大的遗憾,但是父亲并不会因此而缺少给予我们应有的父爱。相反,家里因为没有男孩,而父亲除了做豆腐,地里的农活也是一样不落,因此我们姐妹从小似乎都很懂事,家里的农活都是抢着干,尽管质量和效率都远远跟不上。现在回想起来,曾经干过的农活给我们留下了有很多的回忆……插秧季,父亲会带上专门给我们定制的“T”字形凳子让我们坐着插秧,稻子黄了,父亲会手把手教着我们去甩把,那些金灿灿的谷粒在稻桶里像极了一串串音符,油菜成熟了,父亲会一把抱着我们姐们仨,让我们站在菜籽堆山蹦来蹦去,这样好让那些熟透的菜籽都落在先前铺垫好的薄膜上,但是印象最深也是最喜欢的大概就是陪父亲在田里看西瓜了,炎炎的夏日,我和父亲坐在草棚里,听着青蛙的鸣叫,偶尔嘴馋了,父亲会用指关节逐一敲打继而选出一个最甜的西瓜,然后用他厚壮的手掌朝着西瓜比划一下,“砰”,甜甜的西瓜汁顿时让我感觉一整个夏天都沉浸在那甜蜜的西瓜梦里,还记得《少年闰土》上的那句话:“月亮地下,你听,啦啦地响了,猹在咬瓜。你便捏了胡叉,轻轻地走去……”

长大后,我们姐妹们都各自有了自己的小家,偶尔回去,看着已经“退休”的父亲,总是有一阵莫名的酸楚,曾经力大无穷的父亲,挺直的脊梁因长期不辞辛劳的劳作而日益弯曲,腰椎盘突出带来的疼痛从父亲偶尔深锁的眉头中可以清晰看出,我知道,即使再痛,我的父亲也不会哼一声,这就是我父亲,一位铁骨铮铮的农村汉子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作者:大演支行 唐金婷)

上一条:我和他 下一条:我的家风故事